童颜面魔招商
您的位置:金沙全网娱乐场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沭阳医卫>正文

进口抗癌药降税未降价 专家:昂贵进口抗癌药还要靠医保来解决

2018-06-10 10:23:03    来源:华商报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对于癌症病人来说,昂贵的进口药药费,常常困扰着他们。近期新的政策牵动了癌症患者的心,那就是5月1日起,28类进口药关税降至零,其中包含了治疗癌症的常用药;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但在近日走访中,华商报记者发现,这些药目前仍是原价出售。这样一项惠民政策为啥还没有落地?

  >>困境

  母亲肺癌 每盒药1365元

  西安市扈邑区的李先生48岁,他73岁的母亲2017年9月在唐都医院检查出肺癌。“我们最后采用了靶向疗法,一直在吃盐酸厄洛替尼片,每盒1365元,一周一盒,一年下来近7万元。”李先生说,他一直关注着国家在这方面的政策,5月1日后,进口抗癌药“零关税”了,他想着母亲的“救命药”终于要降价了,“但我前两天去买,还是1365元。”

  李先生说自己很沮丧,“我们是普通家庭,老母亲的癌细胞就靠盐酸厄洛替尼片抑制着,这个救命药不能停,但它太贵了,如果能降价,我们的经济负担就能减轻一些。”李先生说,这个药2017年已纳入医保,但资料交上去了,目前还没报销下来。

  家住西安汉城北路的张女士说起爱人的病情、家里的经济情况,泣不成声。她的爱人刘先生50岁,2017年6月确诊患有腹膜后肿瘤。“吃的是进口抗癌药帕唑帕尼,一个月得花3200元。”张女士说,爱人做了两次手术,肿瘤还是复发了,现在就靠着这个“救命药”延缓生命,“我爱人是老师,我一直没有固定工作,我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在上大学,一个在上大专,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亲朋好友、同事领导捐了一些钱,我在网上也筹了一些,一共花了30多万,还有十几万的外债。”

  张女士说,自从爱人得了癌症,一个幸福的家庭突然变了样,爱人躺在病床上,面对着无能为力的外债,心情越来越崩溃,她自己也不知道能撑到何时。

  >>政策

  零关税清单 几乎涵盖所有癌症

  李克强总理4月12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药品共28类。

  这也就是说,癌症患者常用的进口化疗药、靶向药、生物制药等全都涵盖在内。有专家认为,“零关税”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长期使用靶向药物的患者。

  据国家卫健委消息,自5月1日起,除了进口药品实行零关税外,我国还有两项举措降低抗癌药价——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采购以及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

  同时,财政部联合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中明确,自5月1日起,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进口药“零关税”,增值税减按3%征收,增值税之前一般是按照17%征收,由此可以看出,进口抗癌药降幅很大。

  西安交大一附院肿瘤内科主任李恩孝教授介绍,目前不少癌症病人都选择靶向疗法,这个疗法非常依赖进口抗癌药,昂贵的价格常常使一个家庭倾家荡产。“零关税”进口药的清单,几乎涵盖了所有癌症,清单中常见的抗癌进口药比如:

  紫杉醇:治疗食道癌、乳腺癌、肺癌、胃癌、妇科肿瘤;

  赫赛汀:治疗乳腺癌。

  贝伐珠单抗:治疗肺癌、结直肠癌;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如奥希替尼是最贵抗癌药之一,每月花费需约5万元。

  西妥昔单抗:治疗RAS野生型晚期结直肠癌,一个疗程下来需约15万元……

  >>算账

  药价成本能降近20%

  进口抗癌药品,目前是否已降价?如果降价,会降多少?

  李恩孝教授说,关税一般是4%-5%。

  6月8日,省国税系统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算了一下,如果关税按照5%计算,增值税之前一般是按照17%征收,而减按3%征收,等于增值税降低了14个百分点,算下来,药价成本能降低近20%。

  按照这样的成本降低幅度,李先生的老母亲所用盐酸厄洛替尼片每盒药1365元,现在可降273元。李先生的老母亲每周用一盒,按照每个月4周,一年12个月算,一年可省13104元。

  治疗RAS野生型晚期结直肠癌的西妥昔单抗,一个疗程下来需约15万元,按照上述算法,一个疗程下来,可少花3万元。

  >>对比

  进口药比国产药贵很多

  李恩孝说,对于进口药,国家将关税降至零,这是国家为了满足患者对进口药品的需求、进一步保障药品供给所采取的举措,这将进一步降低国内患者,特别是癌症患者的药费负担。

  李恩孝说,之前,国外上市的药,国外用了10年以上之后,国内的患者才能用上;现在国外药品上市一年左右,我国就会引进,让国内患者也能用得上。目前的进口药,部分药品我国也已经研制出来了,疗效与进口药差不多,但部分进口药,我国还正在研制中。

  另外,国产药和进口药的价格差别还是很大的,比如,治疗恶性胃肠间质瘤的伊马替尼,进口药每月需约23500元,国产药每月需约2800元;进口的吉非替尼(易瑞沙)每月需约7500元,国产的吉非替尼(尹瑞可)每月需约4800元。

  为何进口药比国产药贵这么多?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周忠良目前正在研究进口药品相关课题。他说,主要有这样几个因素:进口药品研发成本高;专利药物肯定贵,专利时间一般10年,再加专利补偿期;市场垄断,国内研发能力弱,竞争力差,无药物可替代;进口药品代理销售层级多;关税、增值税等。

  记者走访 5月1日之后 进口抗癌药未降价

  5月30日,华商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并非所有药店都销售进口抗癌药。

  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市长乐中路一家药店,店内售有特效药,但在这条路上另一家药店,店员说没有进口抗癌药;在梨园路附近一家药店,店员告诉记者店内没有进口抗癌药。

  在陕西省肿瘤医院药房走访时,工作人员说今年5月1日之后进口药没有降价。

  在长乐中路,有一家以经营进口抗癌药为特色的药店,店员告诉记者,“零关税”政策出来后,不少病人前来问进口抗癌药是否降价,从目前看,所有进口抗癌药5月1日之后都没有降价,至于何时降价、能降多少,还要等通知。记者在该药店肿瘤类药品柜台看到,每盒药标价有1357元、1980元不等。

  省卫计委药政处:正等上级部门通知

  陕西省物价局服务业价格处负责药品价格工作的人员说,关税降为零,相关药品肯定会降价,这段时间没降价可能是因为,5月1日前进入中国市场的进口药,还在按照之前的价格销售,按照“零关税”进入中国市场的进口药,销售情况还需要时间继续观察。

  该工作人员说,除了麻醉药品、第一类精神药品的价格是由国家管控的,其余药品价格都是市场竞争的结果,进入医疗机构的药品,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会进行招标采购。如果经过一定的时间进口药依然没有降价,物价局会督促医疗机构按照国家政策降价,让病人切实享受到这项优惠。

  6月6日,华商报记者来到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负责医药耗材业务的工作人员田浩说:“进口药零关税后是否会调价,这个要等省卫计委的政策,省卫计委药政处下发政策和调价药品的清单后,我们会实施调价。从以往看,有招标的方式,也有直接进行调价的方式。”

  省卫计委药政处工作人员说,一般来说,进口药的价格各省根据国家谈的价格执行,是全国统一定价,“我们在等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通知,这个事情涉及国税等多个部门,可能会联合发文。”

  专家声音 昂贵进口抗癌药还要靠医保来解决

  李恩孝说,他每天面对各种各样的癌症病人,治疗癌症花十几万元还是比较普遍的,对大多数病人来说,动辄上万元的进口抗癌药,还是要靠医保来解决问题。

  2017年8月,《2017年陕西省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肿瘤靶向药等36种药品将纳入我省医保基金支付范围,具体支付比例由各统筹地区自行确定。

  李恩孝说,这一批进入医保的肿瘤靶向药中,有治疗淋巴瘤的利妥昔单抗,治疗肺癌、结直肠癌的贝伐珠单抗,治疗肺癌的盐酸厄洛替尼片,均产自罗氏公司。治疗乳腺癌的赫赛汀在纳入医保前每支2.2万元,目前已纳入医保,每支病人负担7600元即可。从目前我国积极谈判的情况看,未来应该还会有更多的进口抗癌药纳入医保,这会大幅降低抗癌家庭的经济负担。

  周忠良说,目前,我国正在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拟由医保部门组织专家评审并开展准入谈判,将符合条件的药品纳入医保药品目录范围,医疗机构按照谈判价格进行采购。

  周忠良介绍,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中有18种抗癌药物:其中西药中有15种是肿瘤治疗药,包括肺癌、胃癌、乳腺癌、结直肠癌、淋巴瘤等18种肿瘤治疗药品。

  政策落地一般需要半年到一年

  周忠良说,进口抗癌药品关税降至零,增值税大幅下降,国家出台这样的政策,首先是为了降低癌症病人的疾病经济负担;其次是为了减少对国内药企的保护,激励其新药研发能力。

   周忠良在研究进口药品相关课题时发现,国家一个政策的落地一般需要一定的时间,“涉及的部门不同,所需要的时间也不同,一般一个政策正常的落地需要经过:提议-论证-政府发布-职能部门执行。”进口药品降税、纳入医保相关事项涉及的职能部门有财政部门、海关部门、卫健委、人社部门,卫健委、人社部门尚未发布相关政策文件,政策还未落地主要是因为还停留在这一阶段,“财政、海关等在这个政策中只涉及单部门,而卫健委、人社部门涉及需方、供方、医保方、药企等,需要权衡各方利益,所以花费时间较长。”

  陕西省社科院副研究员谢雨锋说,我国政策的落实有“滞后效应”,一般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中央出台政策,陕西还有一个消化的过程。对于进口药品的相关新政策,具体怎么执行,执行部门还需要一个指导性意见,并需要协调所涉及的各个部门,综合多种因素,最终综合出一个新的价格标准。 华商报记者 任婷 实习生 彭娜

 
责任编辑:晓青

金沙全网娱乐场网站合作热线:0527-83999377,QQ:1953933333

相关新闻

博聚网